我從來就不是一個滴酒不沾的人

小時候,大概才56

跟著老爸出去吃飯

那些長官喝酒,我也跟著高梁和水就這麼一杯接一杯

就算被稀釋了很多,那依然是酒

而那時,因為喝得不多,也不會醉

對這一切我只是覺得好玩,並沒覺得有何不妥

吃吃喝喝結束後,坐著爸爸時而緩速、時而暴衝的車回家

媽媽在副駕駛座又怕又氣

而我只隱約覺得,這還真刺激

(請別遣責我爸,在當時酒後駕車真的還非常稀鬆平常,並沒有什麼禁令宣導)

 

長大後,我漸漸了解酒的好與壞

但少得可憐的優點,實在無法讓我愛上喝酒

於是當身旁的朋友一個個開始喝起酒來

開始談論起喝酒時那種茫茫然的快感時

我只覺得莫名奇妙

直到某一次跟朋友出去玩

我總算是了解到酒精的威力

 

老實說,直到今天,我仍然沒有讓自己喝到掛過

但喝到頭暈目眩,路都走不穩的狀況還是有的

而第一次喝到那樣時

跟著朋友們玩遊戲

HIGH!很開心!

但我除了覺得全身發熱外

我的視線開始模糊,呼吸變得不順

隨便一點玩笑話都可以讓我笑到快窒息

我是說真的窒息的那種

而那天,我就知道了一件事

我不是個可以喝酒的人!

 

一點點的酒就可以讓我臉紅

多一點的酒我會紅到眼睛都充血而難以看清事物

接著呼吸道會變得不順暢

身體會熱到極不舒服的程度

頭也會開始不斷抽痛

而隔天,不舒服的感覺並沒有結束

緊接而來的是難以預測位置的酒疹

又癢又痛,非要持續個幾天才會消

 

這一切聽在愛喝酒的人耳裡

他們只會回你「你喝太少了!」

他們會開始跟你長篇大論那些酒國歷史與喝酒經驗

還會信誓旦旦的跟你說他的哪些朋友也會起酒疹

但喝多就不會了,身體就習慣了

 

我不知道有看這篇文章的人會不會覺得這些話很荒謬

我自己是覺得荒謬到連當面吐槽都懶了

也許!也許真的喝多了反而不會

但他們有沒有想過

過敏反應通常是一種警訊

而當你喝更多來讓身體不得不習慣時

之後所要面臨的,可能會是更嚴重的後果

 

愛喝酒的人就像抽菸的人一樣

他們會認為喝酒是必需的,是無可奈何的

「我們以前當學徒時,不會喝酒師傅就不想教你了!」

這句話是一個公司前輩說的

是啊!那還真的是很無奈

但那時代的不合理

真的有必要繼續延續嗎?

如果非要酒精才能搏感情

他媽的這叫什麼情感

建立在互相破壞,然後哪天再到病床上互相怪罪嗎?

 

適度的酒可以助興

這我絕對讚同

偶爾一個人時,我也會開一瓶啤酒來喝著好玩

但讓身體有所負擔的喝

我真的難以理解其意義何在

而有名漫畫家曾畫出讓我感同身受的漫畫

畫中兩人,其中一人拿著酒杯說:「這杯不喝表示你不把我當成朋友!」

另一人則回道:「如果你是我朋友就不會逼我喝下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ldkiller01 的頭像
coldkiller01

通俗大世界

coldkiller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