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死他!判他死刑!去警察局堵他,打死他!」

這是事情發生後,新聞媒體所報 - 「全台灣人民的聲音」!

而這,正好落入了廢死聯盟最有力的論述

「以暴致暴,只會引發更多的暴力……

 

我很討厭每次發生這種事時

就會有很多人自以為正義的出來說一些完全不合邏輯的話

殺人的不是廢死聯盟、扶養犯人長大的也不是廢死聯盟

廢死聯盟只是一群理念跟一般人很不一樣的人罷了

他們不是罪人,最多只是一群整天說一些讓人聽了很生氣的話的人罷了……

 

我總覺得越是嚴重的事就越要冷靜思考

我贊成儘速將這人渣判處死刑,那是為了保護一般民眾,用「最有效」的方式將其與世隔絕

但我們為什麼要因為「牠」而仇視分裂?而暴力以對?

不是與「牠」不同嗎?為什麼要讓自己最大限度的去趨近於「牠」呢?

(甚至還有人說要去強姦陳欣怡,或者教嗦他人去殺她全家,瘋了嗎?)

 

如同「港梯 肉鬆」說的 我們應該更「深入」的思考

發生這樣的事情

不要再去放大哀傷,更不要去放大仇恨

打開電視、FB,所有報導

無非就是家屬哭的有多慘、犯人有多麼泯滅人性、而民眾又有多憤怒

我的感覺,你不過是想讓新聞變成連續劇

而衝去暴打嫌犯,或拍手叫好的人

也不過是想滿足那個復仇的喜悅

甚至是讓自己的暴力有個宣洩出口罷了

 

請問實質的檢討在哪裡?相關配套又在哪裡?

即刻立法修改處罰條例,這滿足了誰?

有哪一個人真正痛定思痛的去思考,我們未來到底該怎麼做?

這一點,還真的往往只有廢死聯盟的人做到

至於要不要判死,這只是一個最末端的問題

我不是說這議題不重要,但這不是所有人最該用力思考的事情

 

廢死的議題,不過是一個最後處理方式的討論

我們不同意廢死聯盟的主張

但我們的社會、家庭、教育,甚至擴張到經濟、民生等議題

這些與犯罪率息息相關的議題,則是無論你主張什麼,都應該極力關注的重點!

 

要我論,家庭教育與社會教育是一個分不開的循環

我並不是說所有喪心病狂的殺人犯都來自於不美滿的家庭

也不是說他們的罪行都該怪罪到這個社會

但我們有多少家庭是破碎充滿暴力與恐懼的?

而我們社會可曾將溫暖分給他們一點?法律可曾給予他們任何保護?

 

什麼樣的社會,往往也造就什麼樣的家庭教育

在這社會上,有能力的人,放任貧富差距、資源分配差異逐步擴大

富裕的家庭高唱著「愛的教育」;貧困的家庭連「教育是什麼」都不清楚

那些孩童從小就偏差的不知道什麼叫「正軌」

當他們犯錯時,我們便立即用「復仇的怒火」,讓他再度驗證這個社會的暴力

這就是我們的家庭與社會教育

 

你可以說,富裕家庭也會有人渣;貧困家庭也有人出頭天

但我們大多是庸庸祿祿的一般人,社會如何造就我們,我們就做出什麼樣的事

那如上述,高水準的家庭都能有敗類了,社會如何能要求其他人都得像聖人一般,出淤泥而不染呢?

 

最後再強調,我認為死刑是一個天經地義的存在

不為殺人償命,而是為了保護留下來的人

但在此同時,討論犯罪背後的故事與原因,並深刻的檢討

這才是更為重要的議題,也是社會上所有人都該關注的重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通俗大世界

coldkiller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