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窮兇惡極的怪物被槍決了

我不感到難過、也不覺得高興

我認同死刑的存在,也認為他該死

死刑的存在,除了讓罪犯為他做過的事付出代價

更重要的,是政府剝奪他的生命後,可以保護所有活著的人

所以鄭捷死了這件事,我不覺得有什麼好難過

 

然而,兩年前怪物殺人後,被抓了起來

這兩年雖然時不時有關於他的消息

但他已經很難出來害人了(至少再有問題,第一時間受害者不會是我們)

所以我並不在意他到底被殺了沒

也因此,鄭捷死了這件事,對我來說,也沒什麼值得高興

 

然而,回到此次的死刑執行,卻讓我感到不解且害怕,為什麼?

 

鄭捷被抓後,花費了兩年的時間才確定死刑

卻在短短的18天就執行

我不是那麼懂法律

但也知道就算定讞,也還有「非常上訴」等等的機會

這對於很多死刑犯而言,是「必須」擁有的

也因此,在死刑定讞到執行,以往都會有一段時間

讓犯人、家屬及律師等人去做其他的補救措施

 

但政府卻帶頭忽視這些流程

以粗陋的流程、極簡化的程序

反正一句 並無違法

未經完善通知就將人送上死刑台

 

沒錯,今天鄭捷的案件確實毫無懸念

所以判死後迅速執行,乍看之下好像沒什麼問題

反正再上訴也是一樣判死嘛!

但誰能保證所有死刑案件都可以清清楚楚,毫無翻盤可能

現在開了這個先例,政府下次碰上有懸念的案例時

會不會也可以「假借」民意

說要考量「受害者感受」而快速執行死刑?

 

很多事情並非可以單一事件思考

鄭捷該死沒錯

但為何大家不願去思考,政府這樣快速的執行死刑後,可能造成什麼?

 

在我看來,政府這是公然去鑽法律漏洞

反正只要定讞了

沒有人規定我不能馬上殺

沒有人要我還得先通知家屬和律師

沒有人強制規定要等律師非常上訴的資料備齊

反正規定沒寫到,我就可以這麼做!

 

結果,多數人不願意去想這些事

每每說到這些法律問題、社會議題

多數人總是不願意理性思考

他們不斷的噴出非理性,甚至極端嗜血暴力的字眼

而當社會彌漫著滿滿的殺意

媒體開始迎合觀眾口味,煽動起民眾的復仇情緒

人民因為「法律規定」無法殺人

只好開始催促著政府替人民血債血還,滿足大家復仇的欲望

然後人死了,大家拍手叫好,喊一句大快人心

而這時死刑的執行,就如同廢死聯盟的論述

「政府教導人民 殺人是可以的!」

 

雖然法律規定人民不可殺人

但政府為加速殺人效率,而鑽了法律漏洞

連帶著,也許有人就會想,只要像政府一樣去鑽法律漏洞

那也許我們「也可以殺人」!

 

而這時,誰還會去想想如何避免事件再次發生?

有誰還會靜下心,痛定思痛的思考,我們的社會、教育,到底是病在哪裡?

然後死刑的存在

就真的沒有辦法去阻止下一次的重大案件發生

再次落入廢死聯盟的說法!

 

相較之下,廢死聯盟在闡述其理念時

往往會顯得特別理性

因為他們知道這些議題非常嚴肅

無論是廢死議題,還是其背後的各項事務

都要用法、用理來做長期爭辯

至於反廢死的一方,不願意理性思考

放任自己滿心怒火的展現其殘暴的一面

更甚者,枉顧法律,集結於警察局要求國家交出罪犯以執行私刑

最大限度的去貼近罪犯,只為了可以滿足大家心中的正義

這就是廢死聯盟說的「以暴制暴,制造更多暴力」啊!

 

說這麼多

其實我一直不認為死刑的存在有什麼好爭議的

但當「廢死」的論點出來後

人民卻瘋狂似的展現不堪的一面

反而讓廢死聯盟的論點逐漸變的有力

這真的讓人覺得很可笑,也很可悲

如果這個社會,繼續維持這樣的不理性

不願思考、不願反省

只想放任自己被情緒所牽引

只想憑藉自己心中的正義去評斷事情

那也許……這個社會還真的不應該繼續讓死刑執行

創作者介紹

通俗大世界

coldkiller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